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悟
日内瓦湖“死而复生”的启示
发布时间:2017-07-10 16:20:10来源:作者:董鸿彪
    破解水多、水少、水脏这三大痼疾,乃治水大业的根本使命。而其中“水脏”即水污染,治理难度似乎更大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难”。但,水污染绝非无法可治,这方面国内外成功的例证不少,其中瑞士日内瓦湖的“死而复生”则更显突出。
    该湖为瑞士与法国的界湖,是西欧大湖之一,面积581.3平方公里,其中60%在瑞士,40%在法国,平均湖深154.4米。而原本清澈的日内瓦湖,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受到严重污染,污染源主要来自工业排放、生活用水,化肥及农药残留。周围罗纳河等数十条河流,带着这些污染物汇入湖内。至上世纪80年代,湖水污染愈重,水下能见度接近零,湖面散发着阵阵恶臭,鱼类几乎绝迹,日内瓦湖已完全沦为一座“死湖”。
    为治理污染,1962年11月瑞士与法国签订《保护日内瓦湖湖水免受污染公约》,共同成立保护湖水免受污染的国际委员会。负责组织对湖水污染的各种调查研究,提出解决污染方案,向两国政府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并立法保护生态环境。瑞士《联邦宪法》规定“采取环境保护措施是国家义务”;《联邦水保护法》强调当基建与环保相冲突时,前者必须服从后者。对于企业、工厂的污水排放,须经过内部的初步处理后,再引流到政府指定的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,经检验达标后方可排入河流、湖泊等水体。
    日内瓦湖周边现有222座污水处理厂,当中有世界上功率最大的,确保不让一滴污水流入湖内。瑞士环保经费来自专门的污染税,公司或居民,谁排污谁治理,多排放多出钱。为确保水质,国际委员会从1991年起,每10年制定一次行动计划。据此,瑞士和法国对日内瓦湖的污染调查坚持不懈,从未间断过,连湖底也取样分析污染残留物。对全湖进行一年365天的全天候监测,发现异常立即采取应急措施。这一切,真可以比喻为:他们像母亲照看婴儿一样,保护着日内瓦湖。
    日内瓦湖经历11年多的湖水替换周期,彻底排出污水,“死而复生”。如今,有“世界公园”之称的瑞士,日内瓦湖更为其锦上添花,成为一个风景如画的重要景点。湖水清澈见底,湖面无任何漂浮废弃物。碧波荡漾成为鸟之“天堂”,鱼之“水晶宫”,鸟类、鱼类各有数十种,在这里游弋和繁衍生息。更为令人惊叹的是,日内瓦湖的湖水水质之优,竟可直接饮用!周围近100万居民把湖水引来作为饮用水。治理水污染达到如此境界,真可谓“登峰造极”!
    日内瓦湖的华丽转身,只是瑞士一个“点”,在整个“面”上同样是“环保优先”,成效卓著。山清水秀,风光优美,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,旅游业与金融、机械制造成为瑞士的三大经济支柱。如今,这个只有800万人,世界人口排名第97位的国家,2016年GDP世界排名竟在第19位。由此可见,环保也是生产力,深系着国富民强的命脉。
古语云: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。我们应从瑞士特别是日内瓦湖的“死而复生”中受到深刻启示和激励,将其经验“拿来”为我所用,彻底解决水污染问题。我国水环境尚存“短板”,尤其深怀“水脏”之忧,水安全已上升为国家战略。“治理水污染,永远在路上。”
    令人可喜的是,近些年来,在推进治水大业的进程中,各地坚持改革创新,不断总结出诸如“五水共治”等新经验,建立河长制新举措,治理水污染、改善水生态的力度进一步加大,我们要补齐“短板”,更上层楼。
    在此,重点述说一下长江、黄河和鄱阳湖。长江经济带建设,已列为国家发展战略,在诸多要素中对水资源提出更高要求。必须加大力度抓好水生态修复和治理,制定保护红线,筑牢“绿色”依托,确保经济可持续发展,使其真正成为一条生态更优美、交通更顺畅、经济更协调、机制更科学的“黄金经济带”。黄河,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千百年来却又被称为“害河”,存“水多”决口、“水少”断流、“水脏”污染之忧。自1946年共产党领导人民治黄河事业开始,重点抓了防治洪水,至今已70年安澜;自1999年起持续加强水资源管控,至今17年未曾断流;逐步推进治污工作,水生态亦显著改善,水质由劣向好转变。但,对于这条水少沙多、河势多变、河床冲淤的世界最难治河流,还须加倍努力,突出重点,综合治理,确保其常年安澜、健康,焕发母亲河青春。鄱阳湖,全国最大的淡水湖,其水环境优劣,直接关乎长江流域的大局。多年前国家领导人到江西视察时,曾提出保护好“一湖清水”的要求。尽管近年来“退田还湖”成绩卓著,水文监测进一步加强,水环境不断改善,水质尚好,但若对照日内瓦湖,仍有不小的上升空间,须进一步强化防污工作,优化湖区水生态环境。至于其他大江大河大湖和京津冀“六河五湖”、西北内陆河等等,都应明确差距,立志破“瓶颈”补“短板”,努力推进兴水治污。
    治水兴邦创大业,中华传统更发扬。我们坚信:修复水环境,治理水污染,西方瑞士能做到的,日内瓦湖能达到的,我们应该也一定能做到达到,甚至能做得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