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韵
盱水拖蓝
发布时间:2019-01-07 17:25:10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倪振泷

我喜欢看水。记得小时候,我常常会一个人对着流经家门口的一条小河出神。这条小河的水很浅,清清亮亮地绕过母亲洗衣服的几块石头和一丛丛杂草,蜿蜿蜒蜒地向着一个很远的、我不知道的地方流去。小河平静地流着,渐去渐远,若隐若现,在目光的最远处,仿佛一条丝带,飘向天空,给我留下许多神秘与向往。

稍长,我进了县城的一所中学,我知道了,故乡的小河不是流到天上,而是流进了绕过县城东去的盱江。盱江要比小河气派多了,江面宽阔,水势滔滔,就是两岸的树林,也大多挺拔、高大,枝繁叶茂,春夏季节,绿得像是可以挤出水来。微风起时,江两岸的树木便动起来,那落到水里的影子就被摇碎了,和着天空的色彩,绿绿地、蓝蓝地铺满了整个江面,有如一块巨大的蓝绸缎,在风中柔和地飘动,把人的思绪牵得很远、很远。

一位老师告诉我,这蓝蓝的波影,被称着“盱水拖蓝”,是个有名的景点,以前有许多文人写诗赞美过,像蒋子奇的“盱江一带碧涟漪,来凭阑干把酒持。吏役不知春色晓,绯红花发两三枝”,便是其中的一首。

再后,我读到了两千多年前,孟子在与人议论如何认识水时的一句话——“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”,意思是看水能得其术而入,水的波澜便可以使我们随之遐想联翩,进入一种人与水相游相知的境界。有了前人的指点,再一次站到水边,便感觉那蓝蓝的波影有了一份性情,一种生命。

 

孟子总结观水之术,喜欢水是很自然的。说过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”,以仁者自居的孔子,也是一个喜欢水的人。他“见大水必观焉”。据说,他对水还有一篇大道理,“水柔也无为,似德;浩浩乎不屈,似道;赴万仞之谷而不惧,似勇……”把水人格化了,道德化了。在他晚年的时候,还曾站在河边对着滔滔东去的流水发出“逝者如斯夫”的感慨,悲呼着“河不出《图》,洛不出《书》,我已矣夫!”这里的水,在孔子的心中,已然不是纯粹的物质之水了,而是他的一个远方知己。临河观水,就像是迟暮之年老朋友的促膝交谈,可以超越一切荣辱与名利、可以忘情、可以毫不掩饰、可以把一切内心的喜怒无拘无束地倾吐出来。

在佛教经典和禅者的体悟里,时常把人心的状态称为“心水”,一方面是因为水的纯净,没有状态,却可以包容一切,也可以被一切所包容的属性;另一方面则是人缘水而得的一种感悟。便如这盱江之水,不是因为蓝的诱惑,也不是因为自身的媚态,两岸的景物虽然改变了它在人们眼里的形态,但它依然坦坦然、不带丝毫犹豫地前去,潇洒自由地出入于无碍的天地之间。     

我不是禅者,但禅者追求的“心水”境界,却在临水时油然而生。我常想,人心若能保持平静若水,保持水性不二,便可以少去许多的烦恼与悲伤,多一些温暖与清净。然而,这种感悟终非所想便能所得,对水的认识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恐怕还在于我们本心的融汇与明净了。

 

记得有位诗人说过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,也有位诗人说过“无处清波不照人”。同样是水,却临水照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。就是同一个人,不管是对水的感受,还是水对人心灵的昭示,也会因时、因事而大相庭径。面对滚滚而来的长江之水,大诗人苏东坡有“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”的伤感,也有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豁达。同样是长江之水,在关汉卿的笔下,杂剧《单刀会》中的关羽眼里,却是另一番景象,不是水,而是山河动荡中百姓的血与泪。“……破曹的墙橹一时绝,鏖兵的江水犹然热,好教我情惨切。这也不是江水,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。”这段沉郁激越的曲子,通过悲剧人物关羽唱出,不仅让人感到一种摧肝裂胆的悲壮与惨烈,也让人在面对广博的空间时,一份对生命的体恤和尊重由然而生。

流水不言,都只是人缘水而生的一种情思。这份情思珍藏于每个人的心中,在纷扰的尘世,我们不愿示人,是柔而无骨的水,触发了我们?还是我们孤寂的心灵在祈盼一种诉说?

区区如我,临江观水,又能感悟多少呢?

 

 

面对款款东去的盱江之水,我总会想一位哲人说过的话: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是的,这江面上的每一朵浪花,都是我们需要重新去认识的水。昔日让先贤为之动容、以诗句赞美过的水或许早已汇入了宽阔的海洋,难有辩认的踪迹;或许已经蒸化成一缕清气,成了白云一朵,在天边自在卷舒……我今天看到的水,不是昔人眼里的水,也不会是我昨天看到的水,甚至就在我想起先哲那句话时,这水就是已经变化了许多。不过这水再如何变化,展现在人们眼里的,是一样的蓝、一样的绿。无论是哪股水,也都一样滋润着、涤荡着、冲激着我们的心灵,让我们感受一种不争的宽容与永恒。

“水哉!水哉!”在孔子临水发出的赞叹声里,我仿佛看到了故乡的小河边,那个孑然独立、对水出神的少年。故乡的小河依然汩汩然流进这条波光粼粼的盱江,而我,却已不再是那个少年了。岁月无痕,其间的许多变化,更改水的波纹,也更改人世万象和我们观水的心境。

许多年后,我在另一个地方看到了另一条大河,一条比盱江更宽、更气派的大河。我猜想,盱江的水可能就流进了这条河里。大河波涛汹涌,气势澎湃,极为壮观。只是我思念的,依然是我看熟了的那一片蓝,那一片绿。
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