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水文化 >> 水之韵
鄱阳看水
发布时间:2018-07-20 16:34:25来源:江西水文化杂志编辑部作者:徐 可

到鄱阳湖看水,真是开了眼了。

这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,湖区面积在平水位(14至15米)时就达到3150平方公里。据说,丰水季节波浪汹涌,浩瀚万顷,水天相连,非常壮观。我去时是春初,正是鄱阳湖的枯水期,可也是浩浩汤汤,茫无际涯。

不止是鄱阳湖,滨湖十多个县市,大小河流、湖泊、沟汊星罗棋布,它们与鄱阳湖筋脉相连,星月相伴,各美其美,美美与共。仅鄱阳县,就有上千个湖泊荡漾在每个角落,滋润着这块土地,养育着这块土地上的人们。几千年来,鄱阳人在与水和谐共处中繁衍生息,孕育了悠久灿烂的水文化。

每一个湖泊、每一条河流,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饶河上游河面狭窄,水流湍急;进入平坦的鄱阳湖区,河面开阔,水流缓慢,雍容大度。珠湖自然清新,湖水碧绿,宛如镶嵌在鄱阳湖畔的一颗明珠。东湖是鄱阳县域众多水泊中最古老也是最大的湖,曾经的“东湖十景”虽已成纸上风景,然而余韵绵绵,令人怀想。

初春,鄱阳的水是安静的,柔美的,像梦中的睡美人刚刚睁开惺忪的媚眼。然而,鄱阳的水并不总是这样安静,这样温柔。它也有暴跳如雷的时候,也有桀骜不驯的时候,也有肆意妄为的时候。鄱阳人尽得水之利、尽享水之乐,但也曾备受水之害、备尝水之苦。历史上鄱阳水灾频仍,给当地百姓带来巨大损害。“明永乐四年(1406年),洪水暴涨,城墙被冲坏,房屋受淹,淹死人畜甚多。”“明宣德六年(1431年)六月,大雷雨,洪水猛涨,饥荒遍地。”“明宣德八年(1433年)六月,大雷雨,江湖水涨,农田受淹,民房漂没甚多,淹死的人无数。”翻开《鄱阳县水利志》,这样的记载比比皆是。正是因为看到了水的利害两重性,人类从古至今都高度重视治水,“大禹治水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真的应该感谢水利人,是他们敬畏水,善待水,协调了人与水的关系,让水为人类造福。今天的鄱阳,人与水和谐共处,是几千年摸索、努力的结果,所以万物生长,百鸟翔集,草木葱茏,人民安居。

水是生命之源,污染的水则是生命之敌。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严格治理,鄱阳湖捧出的是一湖清水。有了这一湖清水,才有了鄱阳湖区良好的生态环境。不说田地里丰收的庄稼了,仅是鄱阳湖中就有丰富的水生维管束植物、浮游生物、鱼类、贝类等等。濒危的江豚,在鄱阳湖中的数量就有两三百头。这么好的生态环境,造就了一个候鸟的天堂。每年秋末冬初,有成千上万只候鸟,从俄罗斯西伯利亚、蒙古、日本、朝鲜以及中国东北、西北等地来此越冬。如今,保护区内鸟类有三百多种、近百万只,占世界总数98%以上的白鹤都来这里越冬。鄱阳湖区成为亚洲最大的越冬候鸟栖息地,世界最大的鸟类保护区,被称为“白鹤世界”“珍禽王国”。

大量候鸟的到来,让冬日冷清的鄱阳湖有了生趣。

在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,我与高贵的白鹤和天鹅相遇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白鹤,它和丹顶鹤实在太像了。长长的颈项,通体白色,优雅而高贵。白鹤一点也不怯生,大大方方地在游人手中啄食,让游人照相。鹤被视为吉祥长寿的象征,受到人们的喜爱。白鹤对环境条件的要求非常高,是环境状况的重要指示物种。它们近乎悉数选择到鄱阳湖越冬,这是对鄱阳湖生态环境的最好肯定。

天鹅湖里,白天鹅、黑天鹅在水中悠闲地游来游去。天鹅们都是成双成对的,卿卿我我,大秀恩爱。人们认为鸳鸯是坚贞爱情的象征,其实真正忠于爱情的,是天鹅。天鹅是绝对忠诚于“爱人”的,终生厮守;如果配偶去世,另一个会一边哀婉地鸣叫,一边使尽全身力气飞到高空,直到精疲力竭从空中直摔落地而亡。

我们平时看到的大雁,是在天空中飞行着的,它们那“一”字形或“人”字形的雁阵,每次都会引得我们驻足抬头仰望。在这里,我们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停留在陆地上的大雁,看清了它们白色的颈部和腹部、黑色的头部、灰色的背部和双翼。它们在一片开阔的滩涂上轻松、悠闲地散步,也有的在芦苇丛中觅食,完全没有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的拘谨和紧张。

在鄱阳大地行走,随时、随处可以看到各种鸟类。它们在沟渠,在水田,在水边,在一切有水的地方。鄱阳湖两岸的草滩上,茂盛的青草像梳理过一样密集整齐,无边无际。湖边的草滩上成群结队的大雁静静地耳鬓厮磨;湖中的天鹅在尽情嬉戏;偏僻的湖汊,白鹤、灰鹤在自由地觅食。显然,这里是候鸟们的第二故乡,它们在这里无拘无束地享受生活。

为了给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提供最佳的越冬环境,鄱阳湖保护区采取了最严格也最周全的保护措施。连续多年对白鹤等珍稀候鸟的主要食物苦草进行调查,监测其生长状况,还通过科学调控水位,营造适宜的觅食环境。沿湖各保护站都有人员在湖区监测和巡护,严防盗猎,营造安全的栖息环境,让这些尊贵的客人“住得安心,吃得舒心”。

其实,把鸟儿们当成“客人”,那是见外了。俗话说:“花木管时令,鸟鸣报农时。”花草树木、鸟兽飞禽均按照季节活动,因此它们规律性的行动,被看做区分时令节气的重要标志。所以,候鸟是原始的气象专家。在传统的农耕社会,人们根据它们南来北往的节奏,正确地顺天应人,治人事天,恪守大道和天地的度、数、信,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幸福与安宁。即使在现代社会,它们依然用自己的选择对我们的行为做出无声的评价。所以,与其说它们是人类的朋友,不如说它们是人类的老师。

我去鄱阳看水,看到的岂止是水啊!

 

作者系《文艺报》副总编辑,著名散文家,曾获中国新闻奖、中国报人散文奖、丰子恺散文奖等奖项。

分享到: